对于2018年或将出现的经济下行,时装高管们准备好了吗?
发表时间:2018-01-14    作者:Team发表评论

  尽管全球经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势,但仍有人担心,形势一片大好的全球经济即将陷入困境。

  美国纽约——2008年次贷危机已过10年之久,全球经济目前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强势。自2010年经历短暂复苏之后,位于美洲、欧洲和亚洲的全球主要经济体首次实现同步增长,世界经济进入了“全球同步扩张”阶段。

  此外,全球金融资产在过去30年间已增至3倍,目前高达全球GDP的10倍以上。面对如此充足的资本,任何经营良好的大企业都能以更低的成本轻松募得资金,用于投资新技术,研发新产品,进入新市场,甚至是收购新业务,从而促进企业增长。

  大西洋两岸的股票市场在本周同时创下历史新高。标准普尔500指数(S&P 500)在周二以2751.29点收盘,是1987年以来最好的开年表现。而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Dow Jones)同日上涨102.80点,以25385.80点收盘。英国富时100指数(FTSE 100)周三上涨0.2%(17.49点),以7748.51点收盘,也创下历史新高。

  欧洲和北美洲的经济体正持续创造工作机会。在仍旧是全球经济风向标的美国,失业率达到了17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在欧元区,失业率在2017年11月创下9年以来的历史新低。

  世界银行在最近发布的《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预测,中国经济在今年将以6.4%(低于2017年的6.8%)的增速继续快速增长,而印度的经济增速将从2017年的6.7%提高到令人惊叹的7.3%。

  但仍有人担心,形势一片大好的全球经济即将陷入困境。全球经济目前处于股市接连创下历史新高的持续增长阶段之后,经济学家已开始寻找市场修正的迹象。

  贝恩公司(Bain)宏观趋势总监、高级经济师Austin Kimson表示:“兴兴向荣之际亦是自我定位之时。为了应对下一次经济衰退,你应当如何自我定位?”

  这的确是我们在2018年需要考虑的主要问题,因为在时装和奢侈品行业,大部分商品是消费者在感到自信时用可支配收入购买的,属于情感型购买行为。股市一旦崩溃,首当其冲的是用于购买个人奢侈品的开支。

  经济持续增长所面临的最大风险是不断提高的利率,而自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以来,各国政府一直将利率控制在低水平。巴黎时装工会(Fédération de la Haute Couture et de la Mode)执行总裁、ESCP欧洲商学院(ESCP Europe Business School)教授Pascal Morand表示:“认为利率必将维持在低水平是错误的。正好相反,利率野蛮上升的风险很高。”

  实际上,美国、加拿大等经济体的利率已开始缓慢上升,但与过去相比仍处于很低的水平。利率上升似乎在今年不可避免,尤其是在美国,特朗普政府计划实施的减税政策有望刺激消费,导致通货膨胀加剧,迫使利率上升。

  投资者在本周抛售了美国政府债券,他们认为,中央银行正准备以超乎预期的积极态度终止经济危机期间实施的以低利率和量化宽松为主要手段的经济刺激计划,即通过购买自家政府的债券来增加货币供给,从而刺激经济。(当利率接近于零时,中央银行只能通过购买债券来提高货币流通量。)

  但也有专家认为,目前的情形不同于以往,此前的经济高速增长是巨量资金在金融危机后注入全球经济(尤其是欧盟实施的量化宽松政策)的直接结果,而且股市还远没有到崩溃的边缘。

  总部位于伦敦的DRPM Group创始人、经济政策分析师Philippa Malmgren博士表示:“我们如今面对的不是传统意义上的泡沫经济,而是我们自己一手造成的,还有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部分观察家的确对2018年的全球经济形势持乐观态度,他们表示有理由认为全球经济将保持强势增长。那么这对时装和奢侈品行业有何影响?Malmgren认为,“能买得起奢侈品的人将不断增多。”但购买者的身份、购买的地点和对象可能发生改变。

  美国市场仍旧表现出巨大的增长潜力。贝恩公司在2017年10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17年美国奢侈品消费增长预计仅为2%,远低于欧洲和亚洲的6%。如果美元持续走弱,旅游支出在美国可能大幅增长,美国的奢侈品销售额将从中受益,增长约三分之一。

  Malmgren还建议品牌和零售商关注中国正在投资的国家和港口城市,比如墨西哥和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这些投资是中国宏大的“一带一路”基础设施建设倡议的一部分,该倡议有助于强化中国与欧洲和其他亚洲国家之间的联系。(仅对亚洲港口和铁路的计划内投资就高达9000亿美元。)

  此外,个体消费者的“人生阶段”的划分发生了显著变化,出现了“延长的青春期”、“退休前期”等阶段,彻底改变了时装和奢侈品消费模式。人们公认的奢侈品消费高峰是在35-50岁之间,但在美国这样的市场,2008年经济危机打破了消费者的传统消费轨迹。在美国,更多的年轻人选择与父母同住,而不是独居、与室友或伴侣同住,这是1880年以来首次出现这种局面。贝恩公司将此称为“延长的青春期”。

  与此同时,更为年长的消费者出于经济或生活方式方面的考虑,延迟了退休时间。尽管他们中有不少人是为了弥补经济危机期间的收入损失,但其他人在正式退休后重回工作岗位,仅仅是因为他们希望这么做。随着全球平均预期寿命不断提高,临退休人员用于商品、服务和体验的开支远远超过了六十岁出头的水平。

谈到体验,最近几年出现了很多关于奢侈品消费从商品转移到体验的讨论。但有人认为,对实体商品的热情可能并不会像许多人预测的逐步冷却。实际上,有分析人士认为,随着千禧一代长大成人,认为他们重体验轻商品的观点将被证明是错误的。2017年,全球奢侈体验市场增长了4%,略低于个人奢侈品市场的5%。

  体验,比如“空巢阶段”,或在子女出生之前。千禧一代更晚结婚、生孩子。但在步入这一阶段之后,他们的行为几乎与前代人别无二致。当谈到总体消费习惯,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千禧一代并没有什么不同之处。”

  2018年已正式拉开帷幕,这些问题值得我们思考。

分享到:
稿件来源:BoF时装商业评论
 相关资讯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京ICP证0303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