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经济的根本弱点:大部分收益被金字塔顶端拿走
发表时间:2018-10-12    作者:理查德·柯索尔-怀特 发表评论

  十年前,当雷曼兄弟宣布破产时,银行间信用市场冻结,华尔街陷入恐慌,企业遭受冲击,不仅美国如此,全世界亦然。政治家疲于应付危机,经济学家则纠结于20世纪80年代以来低商业周期波动的“大缓和”是否正演变为另一场大萧条。

  拜各国央行过去十年向全球经济注入的数万亿美元所赐,资产市场反弹,公司并购狂飙突进,股票回购成为管理智慧的标志。相反,实体经济在乐观和下行风险之间起起落落。决策者告诉自己,高股价和出口会刺激平均收入增长,但事实是,大部分收益都被金字塔顶端的群体拿走了。

  事后看来,危机酝酿期的自满显然是不合理的。但危机发生后,这一点并没有多少改变。

  这些趋势表明了一个更大的危险:对体系丧失信任。亚当·斯密很早就认识到,过多的干预最终会影响到基于规则的体系的合法性。造成危机的人不但没有受到危机影响,反而从中获益。

  在去年全球动荡的环境中,许多经济建制派迫不及待地开始展望光明前景。除了美国之外,最近的增长估计都不及此前的预期,一些经济体甚至出现了放缓。中国和印度仍势头不减,但越来越多的新兴经济体称受到金融压力。在央行大谈货币政策正常化的时候,资本外逃和货币贬值风险让这些国家的决策者寝食难安。

  主要问题不在于增长萎靡,而在于增长主要靠债务推动。到2018年初,全球债务规模已升高到近250万亿美元——比年度全球产出高三倍——而十年前只有142万亿美元。新兴市场债务存量占全球之比从2007年的7%升高到2017年的26%,这些国家的非金融公司贷款占GDP之比从2008年的56%升高到2017年的105%。

  此外,发达国家货币政策紧缩的消极后果有可能会比较严重,因为资产泡沫已与实体经济复苏脱节。尽管股市仍然繁荣,但工资停滞不前。尽管危机后债务有所膨胀,但发达国家的投资与GDP之比仍在下降,大部分发展中国家的这一比例也保持稳定。

  在这一脆弱状态上,高悬着一个大大的“已知的未知”。美国总统特朗普的贸易战既不会减少美国的贸易赤字,也无法阻止中国的技术进步。贸易战唯一能够“做到”的是增加全球不确定性。更糟糕的是,全球经济正面临人们的信心逐渐消失的局面。对于那些现在饱受金融动荡威胁的国家来说,全球贸易体系的破坏所带来的伤害将是巨大的,且避无可避。

  但这并非战后自由秩序末日的开始。毕竟,该秩序的松懈早就已经开始了——巨大的资本崛起,充分就业不再作为政策目标,工资与生产率脱钩,公司和政治互相勾结。在这样的情况下,贸易战被理解为不健康的超全球化(hyper-globalization)的表现。

  同理,新兴经济体也不是问题。中国伸张其经济发展权利的决心受到许多西方国家的怀疑,但中国所使用的正是发达国家在经济阶梯上攀爬的标准做法。事实上,中国的成功正是1947年联合国哈瓦那贸易和就业会议上所提出的愿景,在这次会议上,国际社会为日后的全球贸易体系奠定了基础。今时与往日的不同之处,印证了当前的多边秩序已脱离初心远矣。

  起初,雷曼危机确实引起了多边主义精神的复兴,但这只是昙花一现。我们这个时代的悲剧是,当我们需要更加坚定的合作来解决超全球化的不平等性问题时,“自由贸易”的鼓声却淹没了那些体系内恢复信任、公平和正义的呼声。

  没有信任,就不会有合作。

分享到:
稿件来源:中国经济报告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京ICP证0303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