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翟:第三台Single-Pass有可能是涂料!未来三年Single-Pass直喷大爆发
发表时间:2018-02-01    作者:文帅/张看 发表评论

  继在山东安装一台Single-Pass后,如意近期又在佛山安装了一台Single-Pass。短短时间内,如意连上两台Single-Pass,业内人士纷纷猜测,如意下一步是否会有“大动作”?为此,《印花社》记者特意赶赴山东,采访了如意集团数码印花生产技术总监陈翟,他向我们讲述了如意数码的发展现状和未来布局。

  Single-Pass“降火”,等待市场验证
 
  从去年开始,Single-Pass在印花行业被炒得沸沸扬扬。但相比2017年上半年的火热,Single-Pass到下半年变得冷静了些。

  在陈翟看来,相比传统数码印花机,Single-Pass具有效率高、产量高、精度高、稳定性好等优势,某些花型打印出来的效果比传统扫描机好,但是Single-Pass也存在诸如“拉丝”等部分缺陷。

  喷头维护也是Single-Pass现阶段存在的缺陷之一。陈翟透露,如意在使用Lario的半年时间里,换掉的喷头数量并不是很多,每个颜色占1-2个,尚属于正常合理的损坏范围。

  “如意计划在4-5年之内将喷头全部换一遍,也就是说一年要换40-50个喷头。”
 
  陈翟坦言,现阶段的Single-Pass直喷还有很多需要探讨的课题。首先,与打纸不同的是,Single-Pass直喷对坯布前处理的要求特别高。
 
  其次,喷头跟墨水的搭配也非常关键。“水性墨水很容易坏喷头,其中坏喷头最厉害的是活性墨水。活性的PH值太低,高浓的PH值基本上在5左右,这样会导致喷头出现很多问题。

  “乙烯砜结构的活性墨水里面的碱性太强会发生水解,为了避免它水解,特意做成偏酸性。而偏酸性带来的结果就是,当发生飞墨的时候,墨水触碰到喷头里面的胶就会腐蚀,随之导致电路短路。”

  再者,传统数码直喷企业因涉及面较广,涵盖活性、酸性、涂料等,且对前、后处理设备的要求比较高,再加之排污受限等原因,大多持观望态度。“绝大部分传统印染企业都有足够的经济实力引进Single-Pass,但其仍心存顾虑,原因有三点:首先,印染企业对于自己的客户没有清晰的认知;其次,印染企业在观察别的企业Single-Pass的使用情况,在思考成本回收问题;最后,对于自己的技术储备和管理系统能否与Single-Pass适配,还没有十足的信心。”
 
  上述原因,导致目前印染企业对Single-Pass直喷还持观望态度。据统计,截至目前,国内真正安装并使用Single-Pass直喷的厂家只有屈指可数的五六家(如意2台、集美1台、东恒1台、红柳1台、邑欣1台),如意已经领先迈开了一大步。
 
  现在平均一个花型不到900米
 
  随着快消时代的来临,服装市场和电商的快速反应,导致单量减小。据陈翟观察统计,在Single-Pass高速机还没上之前,平均一个花型不到900米,一千米也不到。Single-Pass高速机安装后,一个花型由上半年的平均900多米,增加到下半年的1700多米。如意仅半年来已经打了近20000个花型了!就在和文帅聊天的短短20分钟里,就已经打了6个样。

  “米数短,花型多,反应快,数码印花再适合不过了。”陈翟说,每天打完40-50个花型,接着打20000米的大货,车速保持在20-40米/分钟,就可以达到“稳中求胜”的效果了。目前,如意数码一个花型的最大单量也仅有一万多米。

  “根据不同的花型,需配合不同的喷墨量和车速。喷印浅色花型时,尤其是浅色渐变花型,由于墨滴较小,因此车速也要调慢,如果车速变快会导致飞墨,墨滴会变粗,会改变其灰度。”陈翟介绍他的Single-Pass直喷生产经验。

  如意根据实验得出:扫描机打样跟Single-Pass打样的一致性不到60%,因此,如意目前采用Single-Pass直接打样。“在实际生产中,换布需要浪费不少时间,如意用Single-Pass打样把这个短板给弥补掉,在打第一批样的时候,提前将第二批的花型传输到控制系统中,提高生产效率。”

  未来三年Single-Pass直喷将大爆发

  据陈翟介绍,Single-Pass从下单、安装、调试到正式稳定生产,周期最短需要半年至一年。如意于2016年8月17日开始装机Lario,到正式投产历时7个月。

  在安装了Single-Pass“大杀器”之后,如意的产品结构也随之发生转变升级。如意数码和集团旗下收购的其他品牌正密切合作,共同开发新产品,且由之前侧重于尼龙和棉,转向人造棉及其他面料。

  “如意的第三台Single-Pass将预计会在2018年安装在山东。新的Single-Pass是选择进口还是国产,要根据使用情况来定。”
 
  据悉,如意对于Single-Pass打纸并不感兴趣,原因是持续的价格战,将Single-Pass打纸市场的利润压缩到很小,再加上如意在Single-Pass直喷方面做了大量的技术储备,所以目前对于Single-Pass打纸机没有购置意向。
 
  价格战只会两败俱伤
 
  3.5元/米、2.8元/米……国内热转印打纸市场加工费在价格战中不断走低。陈翟表示,热转印打纸价格持续走低,必然会加快数码印花的发展步伐,但也对自身造成“伤害”。

  “如果设备厂商控制好设备折旧、成本的风险,印花企业是不会打价格战的。但目前所有客户的思维模式都被价格固定了,对整个生产链是一种伤害。同样,对Single-Pass直喷也会造成影响。”

  陈翟说:“数码印花加工价格最终会回归合理性。这是一个过程,慢慢回归到正常的发展规律。就像早期的数码印花加工费从一百多块降到今天的价格,它有一个市场接受过程。”
 
  第三台Single-Pass有可能是涂料!
 
  数码印花是否会取代传统印花,业内一直众说纷纭。在访谈过程中,陈翟给我们算了一笔账。如果要加工一款900米的花型,16-17套色,按照传统平网计算,一个网版150元,16-18套色,光网版费用就需要几千元,每米的单价显而易见。
 
  “随着快时尚的风靡,单量越来越小,平网最终将会被取代。”陈翟判断。
 
  他很看好涂料数码印花的未来前景。据了解,在中国印花总量中,占比最大的是涂料印花。“在每年几百亿米产量的涂料印花订单中,哪怕将其中的5%转变为数码印花,就足以让多台Single-Pass高速机天天开了!”
 
  因此,陈翟透露,“如意的第三台或者第四台Single-Pass,很有可能会是涂料Single-Pass!”并且,针对不同喷头的特性(京瓷喷头精细度高,星光喷头寿命长),如意有两套相对成熟的涂料Single-Pass方案:一套是使用京瓷喷头和进口涂料墨水的组合;另一套则是使用星光喷头加国产涂料墨水的组合。

  陈翟预计,在未来三年,安装Single-Pass直喷的企业将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但由于Single-Pass直喷的技术门槛较高,未来将会由一些大企业来主导这块市场,订单也会朝着集中化的方向发展。

  “别等天亮了再上Single-Pass直喷,那就晚了!”陈翟发出如此感慨。

分享到:
稿件来源:印花社TopPrint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