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用十年纺织业的打拼史回答:三大非洲热点国家投资者该去哪儿?
发表时间:2018-02-08    作者:贾榕 发表评论

  2017年12月底,亚洲最大服装零售商迅销集团首席执行官柳井正表示,将在埃塞俄比亚建立生产基地,以进一步降低生产成本。

  2018年1月16日,无锡一棉在埃塞俄比亚德雷达瓦国家工业园举行了30万纱锭投资项目奠基典礼。该纺织产业生产基地项目计划征地40公顷,规划投资建设30万纱锭,总投资约2.2亿美元,主要生产配套高档色织、针织、家纺的产品。

  近年来,非洲这片大陆频频在纺织服装行业领域里被提及,众多中国纺织服装行业巨头也来此考察、调研、投资、建厂。虽然形势看起来一片大好,但由于非洲地区仍多为不发达国家,很多企业担心其是否做好了迎接大量海外投资的准备,同时因为不了解,对到底去非洲哪个国家投资犹豫不决。为此,特邀一位深耕非洲纺织行业多年的外贸达人用亲身经历为企业答疑解惑。

  受访嘉宾:廖红英

  从2008年开始闯荡非洲,在非洲打拼的近10年里,与旭荣集团、年兴纺织股份有限公司、Nashua Kopano、super knitting等纺织服装企业建立了深入的合作关系。

  廖红英说:在非洲开设工厂都要通过工厂审核环节,品牌方会指定第三方来进行验厂。图为来自马达加斯加的验厂人员检查埃塞俄比亚工厂。

  埃塞俄比亚:海外投资的首选之地

  优势:劳动力成本低、地理位置优越、当局政治稳定

  劣势:工人时常罢工

  投资指数:★★★★★

  在廖红英的微信里,来自埃塞俄比亚的“小伙伴”这几年是越来越多,“有不少是国内飞过来的朋友,也有不少是在埃塞结识的当地客户。”在廖红英的手机通讯栏里,记者还发现了埃塞俄比亚驻华大使伯汉尼·盖布雷·克雷斯托(Berhane Grebre Christos)的名字。

  埃塞俄比亚东方工业园服装企业生产车间。

  毫无疑问,在当地政府大力的支持和引导下,近年来,埃塞俄比亚的纺织服装行业飞速发展,吸引了来自中国、日本和美国的投资,成为世界制造业版图上的耀眼新星。

  廖红英认为劳动力成本低廉是外资企业选择埃塞俄比亚的主要原因。“现在埃塞工人大约平均月工资仅为60美元,而越南为150~170美元,中国则在400美元以上。而且投资者不用发愁如何招到工人,因为这方面政府都会负责前期培训,只要工厂准备就绪,工人随时可以到位。”

  埃塞俄比亚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也为其发展制造业提供了契机。埃塞俄比亚邻接6个国家,这就意味着埃塞制造业拥有广泛的市场辐射范围。而政府不断增强对基础设施的投资,为埃塞制造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也为埃塞俄比亚成为非洲下一个新的制造业中心创造了基础条件。

  此外,针对面料企业,廖红英还透露了一个小秘密——很多国际品牌针对埃塞俄比亚工厂的质检标准会表现的格外“手下留情”。她回忆说:“这样的情况我遇到过不止一次,明明面料上的疵点已经超出品牌的限定范围,但是检查人员却仍表示可以通过。”

  在世界银行发布的2017年全球经济展望报告中指出,埃塞俄比亚去年经济增长8.3%,成为非洲经济增长最快的国家。但廖红英分析,埃塞俄比亚投资的道路仍有较长的路要走。“现下埃塞俄比亚政府规划了众多的工业园,但摊子铺的过快过大,距离集中力量发展具有标志性的工业园区还有一定周期。”

  “而且埃塞俄比亚大多数工厂都出现过罢工的现象。”谈到这点,廖红英有些无奈:“当地工人的个性充满了两面性,一方面他们很敬重中国企业家,甚至可以说带着一些畏惧,但另一方面催促他们上工的时候,却经常会被‘放鸽子’。询问他们理由时,当地人都会自嘲说——不需要理由,这是天性。”她进一步解释说:“虽然埃塞的劳工部会偏向海外投资者,但是大部分情况下也只能无能为力,因为法不责众,大环境都是如此,所以在工厂的管理上对投资者要求会比较高。”

  廖红英最后提示准备前去埃塞投资的企业一定要入驻一个适合自己的工业园区。“虽然埃塞俄比亚治安在非洲地区总体来说比较安全,但是脱离了工业园区的保护范围,仍有一定危险系数。”

  多次对纺织企业赴埃塞投资做过报道:点击阅读►热点 | 阳光、华芳、联发、无锡一棉为何都去这儿投资?埃塞总理赴华亲自为中国纺企答疑解惑。

  南非:是过去式也是将来时

  优势:纺织资源丰富、基础条件优异

  劣势:产业相对饱和、社会治安较差

  投资指数:★★★☆

  谈到南非的外贸市场时,廖红英毫不犹豫地用了“停滞不前”4个字来形容。“近几年,南非经济遇到了一些困难,长期徘徊发展,对南非这个规模的经济体来说,不到1%的增速,相当于没有发展。南非对外贸易总量下降,相信做贸易的华商们都能感受到。”

  在过去的一年里,南非的确分外艰难。这个非洲经济实力最强的国家在2017年经历了政局动荡、经济发展停滞、金融市场信心匮乏、主权信用评价遭到两度下调等多重挑战。据世界银行统计,自2010年,南非GDP增速一直处于下滑趋势,由2010年超过2%的GDP增速下滑到2017年的0.6%,仅略高于受到旱灾打击的2016年仅0.3%的增长。

  廖红英告诉记者,近年来,南非很多纺织服装方面的外贸订单已经开始向非洲其他国家转移。“这主要因为南非纺织产业的总体规模并没有明显扩大,产量原地踏步,当地工人工资普遍较高,外加埃塞俄比亚等国纺织服装行业迅速发展,一些国际品牌显然有了更好的选择。”

  经济下行的同时,2016年和2017年,南非社会冲突更加紧张,爆发出排外骚乱、学生运动等社会冲突事件,一定程度上冲击了社会稳定与治安。

  不过,尽管如此,廖红英仍然对南非外贸投资市场的未来有一定的信心,“不能说投资南非为时已晚,因为市场饱和都是相对的,比起中国纺织行业来说,南非未来依旧有较大上升空间。在南非发展的中国企业会受到中国对非合作政策、融资等多方面利好的加持。南非工会执行力较强,并且比非洲其他国家会更偏向海外投资方。所以,工人罢工事件的出现几率会比埃塞俄比亚和东南亚等国家都要低很多。”

  “当然,更重要的是,南非在资源禀赋、工业基础、市场化程度方面还是拥有其他非洲国家不可比拟的优势,比如南非大部分地区都产羊毛,其中以美利奴羊毛产量最大,精纺度平均在24微米以下。南非东开普省的马海毛产量居世界之首,曾占世界产量的60%。棉花方面,南非棉多为手工采摘,锯齿轧花,平均长度较高,深受中国企业喜欢。此外,南非还是聚酯纤维和尼龙等人造纤维的生产大国。加之领先的经济和人口规模、巨大的市场潜力,南非仍是国际对非投资的热点国家。” 廖红英总结说。
  
  乌干达:或将成为未来发展新星

  优势:原料产量较大、气候舒适宜人

  劣势:基础建设薄弱

  投资指数:★★★

  如果埃塞和南非的投资方式可以用“拎包入住”来形容的话,那么显然乌干达的情况要复杂很多。“这片土地对于中国纺织企业来说可以说是‘处女地’。但是前景仍不可小视。”廖红英表示。

  据了解,乌干达盛产棉花,年产量在2万吨左右。每年约5%的棉花用于国内生产,其余95%均用做出口。除开原料优势外,乌干达还有发展纺织的众多政策优势。该国是东非共同体(EAC)和东南非共同市场(COMESA)成员,其产品进入其他成员国享受优惠待遇。同时,乌干达又是《罗马公约》和《非洲机会和增长法案》(AGOA)的直接受益国之一,其农产品和纺织制品等产品出口欧美国家,享受免关税和配额等优惠待遇。

  此外,乌干达地处东非高原,坐拥维多利亚湖,与大多数非洲国家干热的气候不同,乌干达气候温和,雨水充足,是廖红英眼中的“非洲明珠”。“这里的天气很适合修建工厂,欧美地区已经有不少国家前来调研,虽然几年前由于廉价和二手纺织品及服装的大量进口,乌干达纺织业和棉花生产一度受到了严重威胁。但之后乌干达政府耗资2.5亿美元用来振兴该国的纺织服装产业,并将重点集中于改善当地纺织业发展的商业环境,加强了纺织生产、提供技术支持与保障,所以前景还是很值得期待的。”廖红英介绍说。

  但是,近年来乌干达的纺织行业发展似乎仍却不尽人意。廖红英分析,乌干达工业化水平低,不具备产业配套及零配件供应能力。另外,中国企业在乌干达经营容易遇到一些具体的问题,比如乌干达基础设施较差。“乌干达境内没有正常运行的铁路和水路运输,主要依靠公路运输,使得运输成本很高,约为中国的5倍左右,而且路面较窄,通常只有两车道,加上路况较差,交通堵塞现象较严重。全国范围内电力不足,供应不稳定,企业需配备发电机保证正常生产经营。乌干达大多数城市中心有供水设施,但净化水平较低。水电部门管理比较混乱,水电费很高,大约是国内的6倍。”她说。

  “现在并不是入驻乌干达的最好时机。”廖红英坦言,但她同时表示,只要未来有大型纺织企业牵头投资,形成一个产业聚集地后,乌干达的纺织行业或将以一个意想不到的速度突飞猛进。“而那时候,相信在遭遇棉花与纺织业发展的起起伏伏后,乌干达会利用自身充沛的自然资源以及国际惠利政策成为继埃塞俄比亚之后,又一投资热点地区。”

  探访非洲顶尖纺织服装工业园

  阿瓦萨工业园区是目前非洲最大的纺织服装工业园,由中国土木工程集团有限公司(CCECC)承建(以下简称“中土集团”),园区第一期于2015年开始建设,九个月建成2.3平方公里、总建筑面积23万平方米、37栋标准厂房及生活休闲等配套设施,创造了非洲新速度。

  埃塞政府力争将该园区打造成非洲首个零排放的纺织工业园区。园区集中污水处理厂向全球招标,印度企业(Arvind Envisol Private Limited)中标入驻并承诺实现零排放的建设目标,将非洲纺织工业园建设水平推向新高度。

  目前,该园区第一期所有厂房已全部租出,美国PVH集团、江苏无锡金茂公司、斯里兰卡ISABELLA公司,以及来自印度、西班牙,中国台湾、中国香港等国家和地区共计16家企业已成功入驻。

  园区正在建设项目二期,全部建成后最终可解决约6万人的就业问题。

  园区内的江苏无锡金茂色织布厂已投入生产。低廉的电力成本(每度电3美分至5美分)、劳动力成本(员工月平均工资约75美元)是吸引该公司在埃塞投资主要的原因。

  斯里兰卡ISABELLA公司由斯里兰卡资方投资,采用中国制造的袜机,进口中国纱线,斯里兰卡师傅培训埃塞工人生产,公司生产的袜子出口欧洲。该公司充分利用了各要素的优势进行国际化整合。

  阿瓦萨工业园区周边劳动力充足,且所在城市拥有埃塞著名的学府阿瓦萨大学,这为纺织企业提供了充足的优秀人材储备。另外,工业园区优美的环境,办公楼、消防站、生活区、医务室、银行、一站式服务大厅等配套设施完善的综合服务,都给代表团留了深刻印象。

  德雷达瓦工业园位于埃塞俄比亚第二大直辖市德雷达瓦市,距离市区12公里,紧挨亚吉铁路的德雷达瓦站,是埃塞境内距离铁路、港口最近的工业园,距离吉布提港仅380公里。

  德雷达瓦工业园同样由中土集团承建,园区一期工程已交付使用。埃塞政府是该园区业主,计划将园区建成总规模42平方公里的产融合新区。

  除了承建埃塞政府的工业园项目,中土集团还将在德雷达瓦园区附近建设10平方公里的德雷达瓦中土工业园区,距离亚吉铁路德雷达瓦火车站仅4公里。中土工业园区分三期建设,能够提供4.2万个就业岗位,园区主要吸收的企业类别包括:出口导向类(纺织服装、食品加工等)、建设导向类(建筑、建材制造等)、生产服务类(现代物流、金融等)、生活服务类(商业服务等),目前已在园区签署投资意向的纺织企业有:联发纺织、江苏AB集团等。

  近年来,埃塞政府学习中国发展经验,大力发展工业园区,并对入驻的出口型企业提供了土地、多种税收(企业所得税、消费税、物业税、营业税等)、机器和原料进口免税、“一站式”服务等多项优惠激励政策。

  2014年以来埃塞重点推进联邦国家级工业园建设,取得了一定成效。在埃塞政府的第二个“经济增长与转型5年计划”中,计划在2015~2019年建设14个工业园区。

  非洲人如何看待中国投资

  埃塞俄比亚 Desalegn Belay:中国人非常勤劳,并且喜欢踏实并且理性地的工作。我们已经看到了未来与他们合作的伟大成果。中国公司执行项目的速度很快,而且项目成本普遍比西方企业便宜很多。大部分埃塞俄比亚人认为中国人在非洲做投资是双赢的,因为双方都可以借助这个机会快速发展。

  Jordan Solomon:我很喜欢中国人在我的国家投资。中国企业来这里做生意,是想压低成本,这很正常,同时也会帮助我们的经济发展。

  Ronnie Otieno 肯尼亚:中国企业在非洲投资是一个双赢的局面。中国在基础设施和技术方面都很强大。同时,希望中非之间的贸易越来越多、越来越好,而不止是中国企业来非洲投资。

分享到:
稿件来源:中国纺织报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京ICP证0303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