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货币政策加速转向 欧洲央行宣布年底结束QE
发表时间:2018-06-15    作者:周智宇 发表评论

  对欧洲而言,随着货币政策的被动收紧,长期货币宽松导致的流动性错配、金融高杠杆、风险资产高估等遗患将加速暴露。这将与南欧的地缘政治风险相互交叠,可能导致投资者情绪逆转、资产价格振荡。

  随着美联储“如约”加息,欧洲央行也宣布其偏鹰决定——退出量化宽松,但不急于加息。

  北京时间6月14日晚间,欧洲央行如约给出了退出QE的时间表,宣布将维持每月300亿欧元的资产购买计划至2018年9月,此后如果经济数据符合预期,每月购债规模将下降至150亿欧元,直至2018年12月,届时净购买将结束。

  这被看作是欧洲央行鹰派和鸽派之间的妥协,鹰派得到QE的结束时间,而鸽派仍然有操作空间。

  欧洲央行行长马里奥·德拉吉(Mario Draghi)也在决议公布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近期全球经济风险上升,贸易保护主义抬头,使得欧元区与世界其他地方贸易疲软,欧元区经济增长暂时放缓。欧洲央行将欧元区2018年的GDP增速从3月份预计的2.4%下调至2.1%。

  此外,德拉吉表示,受油价影响,欧元区2018年及2019年的通胀率由此前预计1.4%提升至1.7%。更加接近理事会2%的通胀目标。

  宽松时代结束

  欧洲央行为退出QE提前放出风声。6月初,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普雷特(Peter Praet)便表示,将会在6月14日的会议决议上讨论如何调整购债计划,并暗示结束QE的条件已经得到满足。

  德拉吉则宣称,决议得到了一致通过,“我们的口号是要耐心、谨慎和持之以恒。”但他也表示,仍会在必要情况下保持货币刺激措施。

  德拉吉表示,市场的不确定性正在上升,风险不应淡化。风险的上升也使得欧元区的经济增长受到影响,他表示,2018年第一季度欧元区GDP增速放缓至0.4%,而在2017年第四季度时GDP增速为0.7%。

  德拉吉指出,意大利的波动是一个大风险,但是相对于两周前而言低了很多。“欧元区近年来所取得的成就不被破坏是最重要的”,德拉基认为,意大利几乎没有“传染病”,几乎没有“货币单位重定风险”(指意大利脱离欧元区重新使用意大利里拉)。

  德拉吉强调,欧元是“不可逆转的”,仍有3.4亿人生活在欧元区,并且有更多的国家希望加入其中。

  在会议中,德拉吉并未对何时利率水平正常化给出时间表,他声称,欧元区经济复苏很大程度上弥补了低利率所带来的影响,“这种平衡是非常积极的。”

  但投资者并不买账,在德拉吉讲话时,欧元兑美元加速下滑。截至记者发稿,跌幅达0.99%,达1.1674。

  摩根大通资管欧洲及英国首席市场策略师Karen Ward也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毫无疑问,欧元区经济仍然需要非常低的利率。最近几个月经济数据明显减弱,但这种疲软的数据大部分可能只是暂时的。

  Karen表示,鉴于德国以外的国家失业率仍然远高于危机前的水平,在欧洲央行确信通胀将达到目标之前,仍需消化经济萧条造成的影响。欧洲央行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不应考虑提高基准利率。

  全球货币政策加速转向

  谈到当前的欧洲央行困境,Karen指出,明智的政府需要利用不断上升的债券收益率的威胁来遏制民粹主义政党,因为慷慨的福利源自货币超发。

  “如果意大利的主流政党能够让意大利民众相信,民粹主义者承诺的低税收将被更高的借贷成本和未来更高的税收所抵消,那么他们在3月份的选举中肯定会表现得更好”,Karen说。

  Karen认为,德拉吉在危机最严重的时候发誓要“不惜一切代价”拯救欧元,这使得QE成为早期解决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当自由市场失灵时,央行的职责是充当最后的买家。当市场不再衰退,要真正让欧洲经济处于长期可持续发展的基础上,欧洲央行或许应该退后一步,让市场发挥作用。

  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实也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表示,当前联储加息进程提速,欧洲央行也宣布退出QE,将会引导投资方向转换。

  程实认为,在全球视角下,受到利率上涨、通胀上行的双重打击,固定收益类资产总体将告别低利率时代的繁荣,权益类资产则有望获得更好的长期回报。同时,随着全球货币政策正常化提速推进,全球投资方向将继续由货币幻觉转向实体经济,特别是新科技革命内嵌于消费升级的强强联合将最富增长潜力。

  程实指出,对欧洲而言,随着货币政策的被动收紧,长期货币宽松导致的流动性错配、金融高杠杆、风险资产高估等遗患将加速暴露。这将与南欧的地缘政治风险相互交叠,可能导致投资者情绪逆转、资产价格振荡。

  程实认为,考虑到当前美联储鹰派加息进一步提速,美元指数(94.9780, 0.0848, 0.09%)的短期冲高将对新兴市场产生外溢冲击,包括委内瑞拉玻利瓦尔、阿根廷比索、南非兰特、土耳其里拉、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比索、印度卢比、越南盾、印尼盾、白俄罗斯卢布在内的货币仍然值得警惕。

  至于欧元区,Karen认为,欧洲投资者应该克制自己的冲动,不要急于逃之夭夭,“目前的政策决定将使我们投资市场更加健康、有更多的机会,并最终获得更好的长期回报。”

  尽管德拉吉在会议上透露何时利率从目前的低位回升,但他表示,会在合适的时候考虑加息,“如果‘整个夏天’意味着2019年9月,我们会说9月。”

  这个回答显然并不让投资者满意。瑞信分析师在回复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时指出,在稳健的增长应该会让欧洲央行保持强硬态度。尽管核心通胀率尚未呈现上升趋势,但欧洲央行在过去一年里的措辞和行为已朝鹰派方向转变。

  上述瑞信分析师认为,基于稳健的增长将伴随着核心通胀的上升,预计欧洲央行在未来几个月将继续变得更加强硬,并将在2019年发出政策利率将上升的信号。分析师指出,市场对欧洲央行的预期仍然过于温和。

  此外,瑞信在回复中称,外部环境是欧元区经济下行风险的主要来源。美国与欧盟的贸易争端不断加剧,欧元区很容易受到商业信心受挫的影响。

  德拉吉也在新闻发布会上发出警告,贸易谈判必须在“现有的多边框架”内进行,否则会造成巨大的破坏。

分享到:
稿件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京ICP证0303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