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中国经济的两种情绪:增速下行焦虑 通货膨胀担忧
发表时间:2019-12-05    作者:简容 发表评论

  落幕即序曲,对于全球经济而言,2020年是新世纪10年代和20年代的转承之年,同样对于中国而言,2020年也是转承的关键年,不仅衔接着十三五和十四五,还是三大攻坚战的决胜年。然而,2019年中国经济运行发生的变化,正在对市场预期产生巨大冲击,我将之称为主导2020年中国经济运行的两种情绪。

  第一种情绪:长期运行层面的增速下行焦虑

  2019年三季度GDP 6%的增速已是年初政府工作报告预期目标区间【6%,6.5%】的下限,更是1991年以来的最低水平,尤其已低于了上世纪亚洲金融危机和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的速度,显露出当前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而“十三五规划”既定的2016-2020年期间平均增速为6.5%以上,加之2016年中国经济曾实现了“L”型筑底(增速连续三个季度稳定于6.7%之后,四季度回升至6.8%),因而当经济增速持续下行,且降至6%的边缘,其信号意义就一定超过实际意义,尤其是市场因此担忧经济将长期处于下行趋势。

  当然除了多年经济高速以及中高速增长的惯性之外,市场对经济下行的焦虑也并非空穴来风。例如,上世纪80年代末以来,日本经济逐渐结束了中高速增长状态,转而陷入了超过20年之久的趋势性降速,1991-2000年期间日本平均增速仅为1.3%,2001-2018期间则进一步降至0.8%,但需要强调的是,日本经济开始趋势性降速时,其人均GDP已近3万美元。目前中国人均GDP刚达1万美元,增速已从两位数的高速增长阶段降至7%左右的中高速水平,一旦出现日本那样的长期趋势性经济降速,相应陷入“中等收入陷阱”的潜在风险必然要增加。

  注:中等收入陷阱是指一个国家发展到中等收入阶段(人均GDP4000美元—12700美元左右)后,可能出现两种结果:1.持续发展,逐渐成为发达国家。2.出现贫富悬殊、环境恶化甚至社会动荡等问题,导致经济发展徘徊不前,即陷入“中等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Middle Income Trap)的概念是由世界银行《东亚经济发展报告(2006)》提出的,基本涵义是指:鲜有中等收入的经济体成功地跻身为高收入国家,这些国家往往陷入了经济增长的停滞期,既无法在人力成本方面与低收入国家竞争,又无法在尖端技术研制方面与富裕国家竞争。

  不过,就涵盖就业和通胀等经济运行信息的GDP名义增速而言,三季度GDP名义增速为7.6%,依然高于危机初期6.5%的低点(2009年二季度)和“L”型筑底期间的6.4%低点(2015年四季度);而且十三五期间的GDP名义增速和实际增速的波幅明显收窄,反映出经济运行的稳态。反观日本经济,在长期降速趋势确立之后,其名义GDP的下降态势较实际GDP更为明显,且经济运行的波幅也未明显收窄。

  另外,观察日本由中等收入水平向中等偏上水平发展期间,即人均GDP由6000美元向1万美元增长阶段,其经济增速年均降幅为0.4%,要高于相同发展阶段中国的降速水平,而且日本经济在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之后,依然保持了10年的中高速增长,1982-1991年期间日本经济平均增速为4.5%,期间其人均GDP由1万美元升至近3万美元。

  因此,中国经济自2012年由高速阶段降至中高速之后,经济增速如何由“筑底”成功“筑台”,将中高速增长态势保持住,并顺利跨越过“中等收入陷阱”,始终是今后中长期内中国经济运行的核心问题。在此背景下,三大攻坚战的决胜显得至关重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破题显得至关重要,而这两个“至关重要”均将在2020年得到检验,届时检验结果将决定经济下行的焦虑情绪,要么应刃而消,要么进一步自我实现。

  第二种情绪:短期波动层面的通货膨胀担忧

  2019年以来,在猪肉价格带动下,食品价格涨幅由年初不足2%持续快速上升,截至10月末,涨幅已升至15.5%,是过去11年来的最高水平,同期CPI的整体涨幅也由年初的1.5%升至4%左右,是2012年以来的最高水平。而且按照目前的态势,预计在2020年上半年之前CPI涨幅还将进一步上行,央行在三季度货政报告中也指出“进入2020年下半年后,CPI受食品价格上涨的冲击将逐步消退”,因此当前经济增速和物价指标的“一降一升”的局面,表明经济运行的供需失衡程度仍在上升。

  另外,在本轮CPI涨幅上升过程中,非食品价格涨幅并未同步上行,但需要格外注意的是,非食品中的服务价格涨幅由9月份的1.3%回升至10月份的1.4%,而在之前几轮的通胀过程中,食品价格上涨向非食品的传导,均是从服务价格开始的,而全社会的通胀预期一旦形成,原有的供需结构分析就不再有效。

  另外,近年来居民消费结构持续变化,尤其是食品消费支出占比已明显下降,但至今,食品消费占居民消费的比重仍接近40%,而中国居民消费支出占可支配收入的比重也高于65%,换而言之,居民的可支配收入中用于食品消费的比例仍然高达1/4,而食品价格的持续上涨,势必会影响居民的实际购买力,加之近年来居民的名义收入增速始终低于10%,而通胀水平整体涨幅的持续扩大,还将进一步削弱居民实际收入的增长预期。如果通胀预期一旦形成,居民出于维持购买力最大化的考虑,很容易增加当期消费,进而加重通胀压力。

  因此,对于2020年而言,除了长期经济下行的焦虑之外,对通胀的短期担忧将更直接地影响经济运行,相应对决策层和政策部门而言,在中长期发展规划和短期逆周期宏观调控之间的平衡难度更大,消除主导2020年经济运行的两种情绪更是当务之急。

分享到:
稿件来源:界面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