货币政策下一步:降准空间收窄 不排除“降息”可能
发表时间:2019-03-12     发表评论

  3月10日,央行行长易纲等出席了十三届全国人大二次会议记者会,对货币政策、汇率等系列问题进行回应。

  易纲称,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利率方面,主要是风险溢价较高,解决途径一是利率市场化改革,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准备金率方面,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目前情况下,下调有一定空间,但比前几年小多了。


  3月11日,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称,今年降准的力度可能比年初的预期要低。“如果整体的降准空间收窄,那么通过调降政策利率来降低金融机构的资金成本,进而引导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降低就存在一定必要。”光大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张旭认为,不排除未来使用OMO+MLF降息、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的可能。

  同日,央行发布的2月金融数据显示,新增社融、信贷规模均低于市场预期,此前备受关注的票据融资与表外融资出现回落。“1月社融信贷数据增长较快,有季节性因素,今年2月和阴历正月重合较多,所以数据还要反映在3月上,应将1、2、3月数据综合起来看。”易纲称。

  春节扰动

  在1月创下“天量”后,2月金融数据环比出现较大幅度回落。

  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7030亿元,信贷规模增加8858亿元。细项来看,1月票据规模的快速增长及表外融资转正两大现象在2月并未持续,2月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下降1408亿元,表外融资再次为负。

  “每年的春节月份,金融数据均会不可避免地受到春节效应的影响。今年春节是2月5日,1月份基本没受到春节效应的影响,该效应‘滞后’于2月份体现。所以1月信贷增长较多、2月增长回落符合客观规律,是正常现象。”张旭称。

  为防止市场对于2月时点性的数据出现误读,央行特别将1月、2月的数据进行了整合解读。

  3月11日,央行方面表示,前两个月新增信贷4.1万亿元,同比多增3748亿元;新增社融5.3万亿元,同比多增1.05万亿元。社融同比增速连续两个月均高于2018年末,连续下滑态势得到初步遏制,为2019年经济金融开局提供保障。

  表外融资方面,虽然2月单月出现萎缩,但前两个月合计降幅明显收窄。与去年四季度月均减少2092亿元相比,今年前两个月社融中的三项表外融资合计减少217亿元。其中委托贷款降幅明显收窄;信托贷款、未贴现银行承兑汇票均由减转增。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认为,2月委托信托贷款小幅负增长不影响两者未来改善趋势。判断主要基于两方面:一是新规实施已经有段时间,不合规的部分已经逐渐到期消化清理。二是助力实体经济企稳,改善企业融资可得性,表外融资功能恢复适度增长必不可少。

  票据方面,1月银行承兑汇票余额增加8946亿元,2月情况出现逆转,银行承兑汇票余额下降1408亿元。央行方面称,2月份票据业务量快速下降主要是因为季节性因素。“2月份正值春节假期,工作日短,企业结算需求少些,开票需求自然也少些,同时也是社会融资规模增长的传统‘小月’。另外1月份对银行承兑汇票增长的诸多推动作用也在减弱。”

  降准有空间

  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松紧适度,与去年的表述相比少了“保持中性”。对此,易纲在记者会上表示,稳健货币政策的内涵没有变。

  他提出了稳健货币政策的四个维度:逆周期调节、总量上要松紧适度、结构上进一步加强对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的支持、要兼顾内外平衡。“今年的松紧适度,就是要把广义货币(M2)和社会融资规模的增速大体上和名义GDP的增速保持一致。”

  在存款准备金方面,易纲称,我们的存款准备金率在国际比较中是中等的,不算特别高也不算特别低。现在发达国家法定存款准备金率较低,但是超额存款准备金率较高。如美国两者合计有12%的水平,欧洲也是12%,日本有20%多。中国目前加权平均法定存款准备金率是11%,加上1%左右的超额准备金率,总准备金率也在12%左右。

  “在中国目前的情况下,准备金率下调应该说还有一定的空间,但是这个空间比起前几年已经小多了。”易纲称。

  温彬认为,今年降准的力度可能比年初的预期要低。整体的准备金率可能还有0.5个百分点的下调空间,当然也不排除进一步的结构性降准。比如对中小银行可能还会有1个百分点的定向降准。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资金全部用于支持民营和小微企业,从结构调整作用来看,定向降准的空间可能更大一些。

  张旭认为,今年内多次降准是大概率事件,下一个降准窗口较有可能在4月出现。但是降准并不意味着大水漫灌,事实上降准的目的主要是向银行体系补充稳定且低成本的流动性。

  “与全面降准相比,定向降准兼具调结构的作用。因此央行会更多地使用定向降准、TMLF这类结构性工具。总量工具不容易控制资金的流向,因此常常是薄弱环节还没得到金融支持,大型国企、融资平台等‘优势’部门就已经出现了过度加杠杆的倾向。TMLF这种具有激励相容机制的结构性工具有效地解决了上述问题,实现了流动性的精准滴灌,将金融资源直接输送至国民经济的薄弱环节,如小微企业。”张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

  解决风险溢价问题

  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及“降低实际利率水平”和“适时运用存款准备金率、利率等数量和价格手段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

  易纲认为,政府工作报告中说降低实际利率水平主要指民营、小微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较高的问题。在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实际感受的融资成本,特别是贷款利率里面,除了无风险利率,主要是风险溢价比较高造成的。

  他说,解决这个问题主要是两个途径:一是利率市场化改革。通过改革来消除利率决定过程中的一些垄断性因素,更加准确地进行风险定价,通过更充分的竞争,使得风险溢价降低。二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它可以提高信息的透明度,完善破产制度,提高法律执行效率,还有降低费率,这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都可以降低实际的交易成本,也会使得风险溢价降低。

  张旭认为,在本轮宽松周期中,货币政策工具的使用体现出“先数量,后价格;先定向,后全面”的顺序。

  2018年以来,首先使用的是数量型的准备金工具,接下来创设出利率低于MLF的TMLF工具,不排除未来使用OMO+MLF降息、存贷款基准利率下调的可能。在数量型工具中,定向降准先于全面降准使用;如果未来使用价格型工具的话,那么介于定向和全面工具之间的OMO+MLF降息较有可能先于存贷款利率下调使用。

  需要提醒的是,目前降低贷款基准利率的迫切性并不高。相较于降息,逐步减少存贷款利率的档位(特别是市场化程度较高的1年以下期限)可能更有助于理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此外,LPR利率对市场更敏感且具有头雁作用,未来其作用会更加明显,与其挂钩的信贷产品亦会更加丰富。与OMO+MLF降息类似,LPR利率亦很有可能先于贷款基准利率出现变动。

  中信证券固收首席分析师明明提出了三种可能的降息方式:一是下调OMO政策利率,二是与央行创新工具、扩表相联系,如再创设新工具并给予利率优惠(类似TMLF),三是引导LPR下行。实际上,在解决小微民营企业融资贵融资难的结构性问题下,央行创新货币政策工具并“定向降息”可能会再次出现。

分享到:
稿件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京ICP证0303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