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消费为何滑坡? 分析人士:底部或已显现
发表时间:2019-05-16    作者:郭强 发表评论

  在中美贸易冲突剑拔弩张之际,4月的经济数据如期公布,投资等多项数据表现平稳,但也有个别数据不及预期——比如消费。根据统计局公布的数据,2019年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0586亿元,同比名义增长7.2%(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5.1%),其中,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11120亿元,增长2.0%。

  1-4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28376亿元,同比增长8.0%,其中,限额以上单位消费品零售额46212亿元,增长3.5%。

  纵向历史对比看,4月消费单月同比增速已降至2003年5月以来的新低。尽管市场对增长放缓基本是达成共识的,但如此之快的消费滑坡还是超出了预期。

  从2018年全年的情况来看,对消费拖累最大的是汽车销售和文化用品销售。而从今年4月分项数据看,去年对消费拖累最大的汽车增速降幅有所收窄,但并未能有效对冲服装鞋帽、烟酒、金银珠宝、建筑装潢、石油等项目增速的超预期下滑,可选消费和必选消费均出现明显回落。部分原因是五一假期因素影响,去年假期三天中有两天在4月份,今年假期全部移至5月,而假期消费量是明显高于平时的,造成4月消费同比出现一定的回落。此外,笔者查阅了近十年来4月的消费分项数据,结果显示,只有在2013、2010和2009年,当月消费增速没有回落,因此,2019年4月的回落基本可以理解为季节性的。

  建筑装潢的下滑可以用房地产投资和销售的情况来大致解释,实际上,新房装修也是建筑装潢消费的主要影响因素,正常情况下,装修与房地产销售的时滞为一年甚至更长,在普通二线城市,新房尤其是期房才是主要的成交标的,所以建筑装潢与销售的时滞可能更长,因此4月的建筑装潢销售下滑可以暂时用这个原因来解释。但去年年底起,房地产市场再次回暖,预计此项消费后期将有所提升。

  消费数据仅有的利好是汽车。4月当月汽车零售增速为-2.1%,较上月-4.4%有所改善,中金认为,4月假日减少对于汽车消费起到明显提振作用,体现在4月最后一周当周日均乘用车零售同比增幅高达25%,而4月第二周至第四周汽车日均销量同比都是明显负增长,在-35%至-27%之间。不过,笔者认为,汽车对于普通居民来说还难以做到冲动消费,且存量市场已处于基本饱和状态,置换改善型需求一般都会通过降价、促销等利好节点集中释放。如果汽车政策面没有大动作(如限购城市政策松绑),那么后期汽车销售数据难有大幅的提升。

  对于普通居民来说,消费主要取决于需求和可支配收入。2018年,全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8228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7%;全国居民人均消费支出19853元,比上年名义增长8.4%,扣除价格因素,实际增长6.2%。如果以人均消费支出/人均可支配收入来衡量居民的消费热情或者说消费动能,那么这个数据从2016年至2018年是基本稳定在71%的水平,说明普通消费者的消费意愿及能力并未出现明显的下滑。

  再来看看消费支出的结构:2018年全国居民支出中,食品烟酒的占比最高,为28.4%,紧随其后的便是居住,高达23.4%,第三和第四大类分别为交通通信和教育文化娱乐。

  结合2017年和2018年的数据对比看,我们可以看出,居民在食品烟酒、交通通信、教育文化娱乐方面的支出下降,而在居住、生活用品服务、医疗等方面的支出上升。这也和上面看到的4月消费数据匹配度较高。我们试着从这样的逻辑来解释:在温饱早已满足且“富贵病”频发的当下,食品烟酒消费的弹性较大,但居住和医疗的弹性较小,因此,居民可能会适当增加居住的支出,一方面是房价较高的原因,另一方面也是居住改善的边际效用要远大于食品方面的原因。

  医疗的增长可能涉及到老龄化的问题。交通通信下降,一是汽车存量市场的饱和使得交通边际增长难度较大,而国家的减税降费,尤其在电信方面的力度尤为明显,同时,华为、oppo、vivo、小米等手机对苹果市场份额的侵蚀,也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通信设备的支出。教育文化娱乐的支出占比有所下降,因为在统计中,无法有效统计出国的消费数据,出境游已是近年来的常规选项,尤其是城乡居民的热门项目,这笔消费的统计缺失也导致今年春节黄金周的消费数据较往年相对低一些。如果能够通过政策引导刺激居民加大国内旅游消费,整体的消费数据应该会有一定的提升。

  基于目前可得数据,我们仅能结合实际情况,做出上述消费下滑的解释。自2018年以来,很多声音就提到中国“消费降级”的问题,并举出相应的例子,例如拼多多的用户已基本和京东相当且交易额巨大,淘宝上的低价酒水销量猛增等。但这些现象的反例也有很多,如黄金周几乎可以占领日本的中国游客,如不断上涨的保洁费用,如出国留学的学生年龄越来越小等等,都能证明消费并未降级。消费的发展结构和趋势还需要更多的数据来观察和佐证。

  其实,无论是消费降级,或是消费结构的调整,究其原因,还是居民预期的问题。在收入相同的情况下,杠杆率高的居民必然会面临更大的心理压力和波动。而在杠杆率都很高的情况下,收入预期增速将会决定居民消费的意愿。近10年来,居民对于居住改善的需求大增,加之前几年房价上涨过快,对价格持续上涨的担忧导致其通过增大自身的杠杆率来解决居住问题,按揭房贷便逐步在日常支出中占据较大比重,也对其他消费造成了明显的挤压效应。但从近两年情况来看,房地产价格的上涨增速也明显减弱,在收入增速基本稳定的情况下,用于其他消费的支出可能会逐步增多。

  综上,从4月数据看,我们不必悲观,消费的季节性回落并不能表明消费将趋势性下降,相反,在减税降费的持续推动下,消费的底部或已显现,我们需要更多更长的数据来继续观察验证。当然,如果能有政策的引导,消费的提升可能会更有效果。找到一个合理的刺激点,让居民没有疑虑地扩大消费,是当前决策层最需解决的问题。

分享到:
稿件来源:界面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京ICP证03033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