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品牌取消160亿美元订单拒付货款!揭秘全球服装业危机链条!
发表时间:2020-10-24    发表评论

  2020年,蔓延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使许多行业遭受巨大冲击,服装业也是其中之一。几个月来,总有一些知名服装品牌关店、裁员甚至破产的消息。但在这些知名品牌的背后,还有更多承受着更大压力的小企业和工人,他们的困境却并不为人所知。10月8日,英国《卫报》的一篇报道,揭露了全球疫情之下服装行业的危机链条。

  “由于时尚品牌拒绝支付160亿美元货款,全球服装代工厂的工人面临毁灭。”《卫报》称,自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欧美各大时尚品牌单方面取消订单,拒绝向海外供应商支付货款,总价已达160多亿美元。

  我的生活在一天之内变成了灾难片

  莫斯塔非兹·尤丁是孟加拉国一家服装生产外贸公司创始人,在当地业内有不小的知名度。他的客户大多是欧美服装品牌。今年3月,尤丁突然收到一封来自英国客户阿卡迪亚公司的邮件,称因疫情影响,将取消所有订单,不再接收来自尤丁工厂的货物。

  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 尤丁:我们应该被视为价值链的一环,然而事实是,(客户)只给长期合作伙伴发了一封邮件,甩手说订单取消了,他们不要我的货物了。(尽管)我已经买了原料,他们就是不想要了,(客户)怎么可以这样。

  为了制作阿卡迪亚的新款服装,尤丁花了100多万美元购买原材料,该品牌在他的工厂总共约有价值244万美元的货物。如今,这些原本应该发往英国的货物堆满了尤丁的仓库。

  取消订单的并非只有阿卡迪亚一个品牌。尤丁说,自三月以来,工厂80%的外贸订单都被取消了,客户没有给出更多解释,也没有任何补偿。他把自己的遭遇发布在社交网站,引起各大媒体的关注。舆论压力之下,阿卡迪亚集团对此做出回应。

  在一封给供应商的信中,阿卡迪亚集团称,新冠肺炎疫情属于“不可抗力”,因此取消订单符合合同条款。他们目前只接收截至3月17日已离港在途的货物,但只能按优惠价支付七折货款。对于其他订单,包括已做好但还未发货的服装,都将予以取消。理由是,过季之后,客户将不再购买春季服装,由于门店还处于关闭状态,仓库已无法再接收新的库存。该公司一位发言人还表示,他们没有义务补偿尤丁购买原材料所花的费用。

  对于这一解释,尤丁难以接受。他认为,双方在签约时,就是不平等的关系:“合同有33页300条,如果我不签,品牌商会说,你不签,我就去找别的工厂”。

  尤丁认为,工厂的正常运转有赖于一个债务和互信体系。接到订单后,他用之前发货时的凭证向银行贷款,以支付新一轮生产所需费用,包括原材料、工人工资、生产成本和运输费等,等新一批货物发货时再开新的凭证,买家付清全款后,一个生产贸易周期才算结束。如今,由于大量订单被取消,银行不再愿意给他贷款,原料供应商又在催款,之前的生产方式难以持续,他很难再接新买家的订单了。

  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商 尤丁:整个价值链和整个供应链都得依靠信任,但我认为经过这次的事情,信任完全崩塌了。

  据美国工人权益联盟公布的数据,目前阿卡迪亚集团只接收了其在孟加拉国所有订单的5%,预计该品牌将在全球取消价值1.3亿美元的订单。

  6月,英国高街的商店陆续重新开门营业,而尤丁却在发愁拿什么来给工人发工资。他的工厂位于孟加拉国南部城市吉大港,约有2000名工人,大多数人靠这份工资养家糊口。

  作为全球第二大服装制造国,孟加拉国的外贸服装生产为400多万人提供了就业,其中主要是女性。

  孟加拉国某服装公司负责人 莫基特:有四五百万工人直接在服装贸易行业工作,还有三四百万人从事与服装贸易相关的工作,比如配件公司、纺织厂、纺纱厂、棉花生产商。

  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和出口协会网站数据显示,在2018—2019财年,成衣出口占该国总出口额的84.21%,其中60%的成衣销往欧洲。

  孟加拉国社会发展专家 罗克珊娜汗:在孟加拉国,服装业是国家经济的血脉和主要引擎。

  今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该国已有价值约267亿美元的订单被取消或延后,涉及近千家工厂,近200万工人。58%的受访工厂表示,受疫情影响,他们不得不关闭大部分生产线,遣散工人。为此,孟加拉国政府针对制造业推出6亿美元援助计划。但随着疫情持续,业内人士担忧,该国服装制造业正面临致命打击。

  3月,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和出口协会主席胡克发布视频,呼吁国际客户不要取消订单。

  孟加拉国服装制造和出口协会主席 鲁巴娜·胡克:“我不会质疑你们的决定,我能做的是呼吁你们保持理智,运走当前正在生产或已生产出来的所有货物,请以正常的付款条件运走这些货物。如果我们在未来三个月里得不到这样的支持,真的会有410万工人被迫失业,这将造成我们无法承受的社会混乱。”
  
  今年4月,世界银行的经济学家警告,新冠疫情可能让5000万孟加拉人返贫。6月,达卡智库政策对话中心的报告进一步指出,该国的贫困率可能倒退到15年前。全球劳工权利中心的一份研究显示,一旦取消订单,72.1%的国际买家拒绝为供应商的原料支出买单,91.3%不愿支付供应商的生产成本。

  如今,欧美各国已开始重启经济,但各品牌取消和推迟订单的情况依然没有改变。而且,遭遇订单取消危机的并非只有孟加拉国。今年4月,柬埔寨服装制造协会发布了一封公开信,呼吁国际品牌买家遵守合约,保障该国75000名制衣工的生活。

  在柬埔寨,服装外贸加工占全国出口总额的75%,该国劳工部数据显示,柬埔寨全国共有约1100家服装厂,为该国提供了7.5万个就业岗位。而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已有约250家服装厂关闭。

  在另一个外贸服装制造国斯里兰卡,今年的服装出口额预计也将比去年减少20亿美元。

  受疫情影响,今年年初以来全球服装业都受到重创

  CK母公司PVH宣布精简北美业务,关闭163家零售店,GAP有超过60%的门店已经关闭,H&M销售额下降46%,关闭2700多家门店。今年6月,zara母公司宣布,第一季度亏损约4.09亿欧元,公司计划在未来两年关闭1000~1200家门店。

  据麦肯锡咨询公司预测,全球服装业将有20%到30%的公司因疫情倒闭。

  但另一组数据同样惊人。据英国《卫报》报道,尽管营收受到疫情冲击,一些品牌商和零售商仍斥巨资为股东分红。柯尔百货,美国最大的服装零售商之一,在取消了来自孟加拉国、韩国等地的大量订单后,向股东支付股息1.09亿美元。

  一家外贸订单被取消的印度服装厂老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说:“如果我们的工人不因新冠病毒死亡,也会因饥饿而死。”

  全球化时代,许多品牌商将制造环节转移到人力成本低廉的国家,以此扩大利润。但当危机降临时,却很难期望他们能与这些国家的企业和劳工共度患难。在这场持续近一年的全球疫情中,真正承受灭顶之灾的往往是位于产业链底端的发展中国家劳工。

分享到:
稿件来源:央视新闻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