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店逾9000家后,“中国Zara”拉夏贝尔开始卖吊牌自救
发表时间:2021-09-13    作者:周惠宁 发表评论

  面对疫情这道分水岭,国内服饰行业正逐步迈进一个最好也是最残酷的时期。

  随着国内消费力的持续复苏,市场需求回升,上半年服装行业加速回暖。不仅安踏体育、李宁等运动服饰巨头一路狂奔,太平鸟、江南布衣、Dazzle母公司地素时尚等集团上半年收入也录得强劲表现。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今年1月至6月期间,国内实现限额以上单位服装类商品零售额累计4875亿元,同比增长37.4%。

  在一片欣欣向荣的景象之下,曾被视为“中国版Zara”的拉夏贝尔不幸成为掉队的一方。

  据时尚商业快讯,拉夏贝尔上半年收入同比大跌79.6%至2.77亿元,净亏损虽然较上一年同期有所收窄,但依然高达2.36亿元,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亏损数值则与收入几乎持平,录得2.77亿元。

  按品牌分,核心品牌La Chapelle收入同比大跌66.72%至8930.5万元,Puella则大跌84.79%至3217.2万元,7Modifier大跌85.55%至2757万元,La Babit é和Candies均录得82%的下滑至3057.2万元和2270万元。

  JACKWALK、Pote及MARCECKŌ等男装品牌大跌60.5%至1745.1万元,8eM和包括UlifeStyle、Siastella的其他品牌分别录得87.47%和69.25%的跌幅至360.2万和809.1万元。

  截至今年6月底,拉夏贝尔集团共有427家门店,较去年底净减少532家,不及巅峰时9448家的5%,大部分位于二线城市,一线城市门店只剩下18家,期内在总收入的占比不足10%。

  拉夏贝尔在财报中表示,业绩的下滑主要受门店数量持续减少、转型授权业务模式及货品采买量减少等因素影响,毛利率则因线上业务采取授权业务模式而有所提升。

  值得关注的是,授权业务模式指的是拉夏贝尔去年9月推出的“卖吊牌”业务。针对过去几年战略失焦、扩张过快、成本结构失衡等问题,拉夏贝尔决定实施结构性改革,把线上业务从原本“企划设计-自主采购-平台运营-线上销售”的传统模式调整为“品牌授权+运营服务”的新模式。

  在新模式下,拉夏贝尔线上业务主要采取“轻资产”的业务运营模式,旗下品牌系列商标被分别授权给供应商、经销商及代理运营商等,并将线上业务的运营管理交由专业的品牌运营公司代为运营。

  尽管区别于南极人、恒源祥等完全把牌子外包的方式,拉夏贝尔保留了部分生产线,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此举无异于雪上加霜,让原本品牌力就不足的拉夏贝尔陷入产品质量难以把控、品牌声誉易受损的风险。

  资料显示,拉夏贝尔品牌由邢家兴创立于1998年,主要在中国从事设计、推广及销售服饰产品业务,专注于大众女性休闲服装。

  在看到Zara、H&M和优衣库等快时尚巨头的成功后,拉夏贝尔也走上了快时尚的赛道,在国内各主要城市大面积铺设直营门店。但在快速扩张过后,拉夏贝尔的品牌建设和产品力却没能跟上步伐。

  为了吸引新消费者,拉夏贝尔又盯上了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的多品牌矩阵,除了La Chapelle、Puella等,2012年又陆续推出Modifier、La Chapelle Kids等多个覆盖女装、童装的新品牌,并通过对外控股了包括OTR、OTHERMIX、Siastella在等服装品牌。

  然而好景不长,拉夏贝尔业务规模的提升并没能带来预想中的高收益,2014年该集团坪效为6168元/每平米,当时的Zara则为2.73万元/每平米,是拉夏贝尔的4.4倍。

  感受到市场压力的拉夏贝尔对资本的依赖随之提升。2017年9月,拉夏贝尔正式登陆上海证券交易所,成为国内首家在港交所和上交所两地上市的服装企业。

  2018年,拉夏贝尔财团成员更共同成立LaCha Apparel II Sàrl向Vivarte SAS收购目标公司法国女装Naf Naf SAS全部已发行股本,代价为5200万欧元约合4亿人民币。拉夏贝尔没有想到的是,短短两年后该品牌会因无力清偿供应商及当地政府欠款而启动司法重整。

  由于当地法院已指定司法管理人协助Naf Naf SAS全部或部分经营行为,拉夏贝尔由此丧失对Naf Naf SAS控制权,品牌收益也不再其纳入公司合并报表范围。

  随后,拉夏贝尔的境况便走上了下坡路。为了解决资金问题,拉夏贝尔于2019年中将总部大楼出租,一度面临着73亿元的高额负债。

  2020年的疫情更是在原本艰难的处境上又踩了一脚,继2019年巨亏21亿后,去年也录得近14亿的亏损。

  由于业绩持续下滑,市场竞争愈发激烈,过去一年该集团先后更换了7次董事长,今年2月上任的董事吴金应也于5月辞职,由张鑫接任, 吴金应则改任拉夏贝尔其他非高级管理人员类职务。

  与此同时,另一名董事会成员黄斯颖也表示,由于需要投放更多时间及精力在其自身的业务上,决定辞任拉夏贝尔独立非执行董事、董事会审计委员会成员、董事会预算委员会成员及董事会战略发展委员会成员。

  创始人邢家兴则于4月起不再担任公司主要股东,所持有的4000万股公司A股股票被划转至上海其锦名下,另外2160万股被转至闻盛资产名下。

  天眼查APP最新消息显示,仅9月以来拉夏贝尔被执行标的已超86万元,自今年1月份起该集团被执行总金额累计超8亿人民币。

  至此,无论是业绩层面还是经营层面,拉夏贝尔都已处于被动的劣势地位,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支撑,即便是“吊牌”也无处可卖。

  有分析人士指出,拉夏贝尔就像国内大部分服装品牌的一个缩影,在快速扩张过后,品牌建设和产品力却没能跟上步伐,无法吸引新的消费者,从而造成的资金隐患。更何况是在新兴品牌井喷的当下,没有进步就是最大的退步。

  截至周一收盘,拉夏贝尔股价下跌1.52%至2.59元,市值约为14亿元,较最高时期的120亿元缩水近90%。

分享到:
稿件来源:时尚头条网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