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美国退出不意味TPP结束 对华产业影响尚难准确量化
发表时间:2016-12-09    作者:肖夏 发表评论

  相比关注TPP会否存续,沈铭辉认为中国更应该集中精力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谈判进程,并用好“一带一路”倡议这一开放式的、包容性更大的合作机制。

  面对美国候任总统特朗普的坚决表态,TPP搁浅正在成为大概率事件。

  在击败希拉里拿下美国大选后,唐纳德·特朗普2016年11月下旬再度阐述了其正式就职后一百天内的施政计划,明确表示他明年1月上任伊始美国就将退出TPP,并称将用“公平的双边贸易协定”取而代之。

  美国2008年宣布加入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谈判,并于2009年正式成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的正式成员并主导了该贸易协定的谈判进程。2015年10月,美国、日本、新加坡、加拿大、墨西哥、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秘鲁、文莱、马来西亚和越南12个国家终于完成了基础协议谈判,并于2016年2月正式签署了该协议,TPP进入到等待各国国会批准的阶段。

  然而,签署还不到一年,TPP的命运就迎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随着美国宣称将退出TPP,越南于11月也宣布停止推动国会批准TPP,而日本、新加坡、新西兰等国则在继续积极游说,试图让观望中的其他参与国保持信心。

  然而目前要断言TPP“寿终正寝”可能言之过早。在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经合组织与东亚合作研究中心秘书长沈铭辉看来,即使特朗普最终兑现承诺退出了TPP,也并不意味着TPP的结束,因此不可盲目乐观。

  沈铭辉关注TPP多年,对过往的自由贸易协定也有研究。他在近日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分析,从往例来看,接下来更可能发生的是美国会重新启动TPP新一轮的谈判,在原有的TPP谈判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要求其他谈判方做出让步。

  然而沈铭辉指出,无论其下一步命运如何,短期内TPP对于中国的影响都是间接的,而且不同产业受到的影响程度各不相同,目前尚难以准确量化其可能的影响。相比关注TPP会否存续,他认为中国更应该集中精力推动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谈判进程,并用好“一带一路”倡议这一开放式的、包容性更大的合作机制。

  TPP可能换面重来

  美国并非是TPP的发起国。2005年,智利、新西兰、新加坡和文莱四国签订了跨太平洋战略经济伙伴关系协定,形成TPP的前身,几年后美国才正式宣布加入谈判,成为奥巴马政府“亚太再平衡”战略的一大支柱。

  理论上美国退出后,还有11个成员国的TPP还可以继续运行,但其存在的价值大幅降低。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统计,加入TPP的12个国家去年的GDP总量达到27.4万亿美元,而美国一家就占了其中的六成以上,一旦退出TPP覆盖的经济总量面临腰斩。

  沈铭辉认为,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最大的可能性是美国会推动TPP新一轮的谈判,而不是完全退出。

  “历史上,美国没有一个FTA(自由贸易协定)最终未获得国会通过。包括当年的北美自贸协定、美韩自贸协定在内,凡是美国签署过的FTA,经过二次谈判和修改后,最终都得到了国会的通过。”沈铭辉指出。

  在特朗普看来,TPP是一笔牺牲了太多美国制造业利益的糟糕交易,他提出的替代方案是与各国洽谈双边贸易协议。

  沈铭辉认为,美国完全放弃TPP的成果转而与一个个国家进行双边贸易谈判的可能性相对较小。“按照以往的情况,如果美国去谈双边自贸协定,标准只会比TPP更严。”

  不过特朗普当选后的表态还是让其他成员国大为紧张。为这一区域贸易协定,各个国家都作出了相当的妥协,要轻言放弃并不容易。最早的发起国新西兰和新加坡,以及在美国之后加入的日本近期都在积极表态,试图挽留。

  这些国家的紧张增加了美国重新谈判的筹码。事实上,在上月秘鲁举行的APEC领导人峰会上,新西兰时任首相约翰。基(John Key)就曾谈到了TPP重新谈判的可能性。

  在沈铭辉看来,就一些美国国内不满意的地方,TPP可能会推倒重来。他此前就指出,美国国内对于TPP的反对来自汽车、金融、烟草、生物制药等行业,阻力同样巨大。

  以生物制药专利保护这一核心争议为例,美国国内给予药品的数据保护期为12年,而TPP谈判的结果是保护期为5+3年,意味着生物制药行业的利益明显受损。

  不过目前的分析仍然面临着不确定性。“现在的探讨都是基于往例进行的推测。但问题是,特朗普并非政界出身,没有政治往例可以追溯。”沈铭辉说。

  影响尚难准确量化

  在去年12国达成TPP基础协议时,中国国内对于TPP的到来曾出现过恐慌,担忧TPP达成后将对中国带来巨大的贸易转移效应,越南、马来西亚、日本等TPP成员国可能挤占中国制造业的出口市场。

  在对TPP的研究中, 其对中国的影响也一直是沈铭辉的关注重点之一。但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由于TPP对于中国的影响是间接产生的,其涉及的条款更复杂,很难量化其对于各个产业的影响。

  TPP的协议不仅覆盖一般FTA的关税减免和贸易便利化等措施,还涉及了政府采购、国有企业、知识产权、劳工、环境、电子商务、跨境服务贸易等众多贸易新规则的制定,每一项规则对不同国家的影响都截然不同,不同产业面临的贸易门槛不一,即使是TPP成员国要分析各项产业都并非易事,间接受影响的中国各行业更是如此。

  以中国可能受到冲击的纺织业为例,普遍分析这可能是越南加入TPP获益的核心产业,因为越南纺织品出口约六成是输出给TPP成员国,TPP获批生效后越南纺织品面临的关税将大幅下降,中国的纺织品将可能会受到冲击。

  然而即便是在越南国内,对于纺织业的真正获利仍然看法不一。TPP虽然予以了关税减免,其同时又设置了原产地规则这一门槛——按照规定,纺织品要以纺纱开始确定原产地,所有原料必须在TPP内部购买才能获得关税优惠,然而现实是越南的纺织业发展程度有限,仍然有大量原辅料需要从中国进口。

  “中国的纺织业究竟是最终的成品受损还是纺纱等原材料受损更大,还有待进一步评估。”沈铭辉认为。

  汽车同样受到原产地规则的影响——小汽车原产地的百分比需要达到45%以上才能享受关税减免,对于日本汽车产业已经是一大胜利,因为相比北美自贸协定的百分比标准已经大幅降低。然而美国对日本汽车的整车和零部件又分别设立了25年和15年的过渡期,意味着关税减免的影响并不会来得太快,因此对中国的汽车行业的间接冲击有多大,尚难准确评估。“

  应尽快推动RCEP

  然而需要指出的是,由于目前来看TPP并非特朗普新政府的首要议程,沈铭辉认为即使启动第二轮谈判,要达成结果也不会来得太快。

  事实上,在特朗普胜选后,国内舆论对TPP的态度出现变化,认为美国退出TPP为中国主导区域贸易协定谈判带来了机会。从2012年开始,中国就参与到了东盟主导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RCEP)的谈判之中。

  “对于TPP的走向,我们要冷静,不要凑热闹,不管美国要不要退出TPP,中国的决定都应该取决于自己。”沈铭辉对近期的舆论给出看法。事实上,他认为TPP受阻并不意味着对RCEP的谈判就一定是好事。

  “TPP继续存在的话,因为日本等国家可能有更多的谈判筹码,RCEP的谈判压力更大,任务更紧迫。而如果没有了TPP,RCEP的谈判外部压力会不会反而不足?虽然外部的开放压力短期内变小对于我们不是坏事,但长期来看机遇还是挑战目前还很难说。”

  在他看来,TPP和RCEP并不是直接的竞争关系。“RCEP的意义更多在于为亚洲创造一个更加开放的市场,进一步扫清市场内约束贸易往来的障碍,并建立区域内通畅的协商机制。”沈铭辉分析,这与TPP一开始就倡导的高标准定位仍然有区别,两者的可行性也有差异。

  不过沈铭辉认同,中国应该集中精力尽快推动RCEP的谈判,争取在今明年谈出成果。“因为现在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全球整体的经济一体化进程都陷入了低谷,再拖延下去可能会对区域层面的贸易合作进展出现影响。”

  他进一步建议, 应该继续推进“一带一路”倡议。“‘一带一路’作为一个倡议,其实开辟了一个新思路,因为其本身不是一个封闭式、条约式的机制,无论什么发展程度,无论什么宗教文化背景都可以参加。如何和广大的发展中国家构建出一套适合各国国情的新型合作机制,应该是中国的工作重点。”

分享到:
稿件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第一纺织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本网专稿”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第一纺织网所有,转载请注明“第一纺织网",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第一纺织网转载的所有的文章、图片、音频、视频文件等资料的版权归版权所有人所有,本网站采用的非本站原创文章及图片等内容无法一一和版权者联系,如果本网站所选内容的文章作者及编辑认为其作品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涉及费用问题,需要删除“不宜上网供大家浏览,或不应无偿使用”)请及时用电子邮件:martin@setways.com通知我们,我们会在第一时间删除,避免给双方造成不必要的经济损失。 
 相关资讯
  •  
  •  焦点新闻
    {%NewsInfo_Hits(1,9,908,42)%}
网站背景 | 公司简介 | 联系我们 | 友情链接 | 产品与服务 | 信息定制 | 网站地图

CopyRight ©2005 - 2014 www.webtex.cn, All Rights Reserved
企业营业执照认证: 沪ICP备10039135号